国际慢粒日 | 解决耐药,补足CML治疗短板,不让耐药患者“掉队”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致病机制是由体内第9号和22号染色体末端异位产生的融合基因所致。因此,每年的9月22日被定为“国际慢粒日”。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曾经被认为是一种“不治之症”,但随着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的出现,CML已经变成了可治可控的“慢病”,很多患者能够带病长期生存,甚至实现临床治愈。CML也因此被称为是“最‘幸运’的白血病”。

即使如此,有一群患者却因耐药正面临无药可医的窘境。CML患者仍存在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CML治疗亟需打破耐药困局。

靶向药物让CML成为慢病,但耐药是治疗主要挑战

CML是一种骨髓造血干细胞克隆性增殖形成的恶性肿瘤,占成人白血病的15%1

18世纪中期,首个CML病例被报告。自此,科学家们从只能对CML的症状进行浅显描述到发现其发病机制;从对其束手无策到追求长期生存和临床治愈,对CML治疗的探索横跨了3个世纪。

化疗、干扰素治疗和骨髓移植曾是CML的主流治疗方案,但治疗效果并不理想。

20世纪90年代,靶向BCR-ABL的TKI问世,CML的治疗方式得以革新。自2001年后,TKI得以大规模应用,中国患者也在这一年开始使用TKI。自此,CML从“不治之症“成为像高血压、糖尿病之类的慢性疾病。

尽管第一代TKI及后续推出的几种二代药物对CML的治疗具有显著的临床效益,但获得性耐药一直是CML治疗的主要挑战。BCR-ABL激酶区突变是获得性耐药的重要机制之一,其中T315I突变是常见的耐药突变类型之一,在耐药CML中的发生率可达25%左右。伴有T315I突变的CML患者对目前所有一代、二代TKI均耐药,正面临无药可医治的窘境。

中国自研三代TKI奥雷巴替尼,为耐药困局提供新解

目前国内还没有第三代TKI药物上市,但对于耐药或疗效欠佳或进展期的CML患者来说,第三代TKI是“刚需”。

亚盛医药在研原创1类新药奥雷巴替尼(Olverembatinib,HQP1351,曾用名耐克替尼、奥瑞巴替尼)是中国首个第三代BCR-ABL靶向耐药CML治疗药物,对BCR-ABL以及包括T315I突变在内的多种BCR-ABL突变体有突出效果。

该品种的临床试验进展自2018年开始,连续三年入选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口头报告并荣获2019ASH年会“最佳研究”提名。在2020年12月的ASH年会上,亚盛医药以口头报告形式公布了奥雷巴替尼的两项关键性注册 II 期临床研究结果。数据显示,奥雷巴替尼在伴有T315I突变患者中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江倩教授曾在公开媒体采访中表示:“中国目前只有第一、二代TKI药物,全球也仅有一款三代TKI药物上市,但其安全性仍需进一步考量2奥雷巴替尼是针对T315I突变而设计的,既往临床研究也充分证实该药对T315I突变的患者不仅具有非常好的疗效,且安全性可控3。”

提及三代TKI药物奥雷巴替尼的可及,江倩教授表示:“目前奥雷巴替尼已经在中国提交上市申请,因此,其应用前景非常值得期待。我们也期待国内第一个三代的“格列卫”上市后能够满足国内CML治疗市场迫切的未满足的需求3

靶向治疗20年,CML的治疗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不可忽视的是仍有未被满足的需求亟待解决。

作为一家致力解决中国乃至全球患者未被满足临床需求的生物医药企业,亚盛医药期待能尽快补足CML治疗短板,解决无药可医的耐药困境,让耐药CML患者“不掉队”、得以续立新生。

参考文献:

  1.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Chronic Myelogenous Leukemia, V.2.2008[DB/OL]. NCCN Web Site. 8-28-2007.[2007-10-25]
  2. 肿瘤咨讯微信公众号:【2019ASH对话大咖】江倩教授:第三代原创TKI HQP1351有望满足CML治疗刚需
  3. 肿瘤咨讯微信公众号:【2020 ASH对话大咖】江倩教授:国产第三代BCR-ABL抑制剂再领风潮,HQP1351治疗CML研究荣耀亮相ASH
延展阅读:

【2020 ASH对话大咖】江倩教授:国产第三代BCR-ABL抑制剂再领风潮,HQP1351治疗CML研究荣耀亮相ASH

【2019ASH对话大咖】江倩教授:第三代原创TKI HQP1351有望满足CML治疗刚需

【2018ASH研究者访谈】江倩教授:第三代TKI抑制剂HQP1351有望克服耐药型CML,为更多患者带来希望